lra64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逢春討論-第272章 運氣不錯閲讀-aft8m


逢春
小說推薦逢春
京城百姓最近茶余饭后最爱聊的就是两件事:一是吴王夜入梅花庵与尼僧私通被降为郡王,二是梅花庵庵主以少女鲜血入药。
两件事都与梅花庵有关,林啸想到静心时,围观百姓中也有人想到了。
想到的百姓当即喊了出来:“会不会是那个静心啊!”
仙尘 北方馒头
这话一出,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“静心?是那个与吴王私通的小尼姑?”
“不是吧,那个小尼姑不是被抓起来了吗?”
“我看着是,不然一个尼僧死了怎么会被放在刑部衙门口?”
七嘴八舌的议论令林啸面色微沉,吩咐衙役:“把尸体抬去停尸处。”
两名衙役上前抬起架子。
“各位散了吧。”林啸对着围观百姓拱拱手,抬脚走进衙门。
天际泛起鱼肚白,看热闹的人完全没有散去的意思。
发生了这样的事肯定要与周围人说道说道,谁舍得散啊。
“如果真是那个静心,怎么会死了呢?”
“进了那种地方出事不奇怪,奇怪的是尸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“有蹊跷啊!”
……
来宝悄悄离开人群,去向陆玄禀报。
陆玄早早就起了,看起来精神十足,半点没受晚睡的影响。
“这么说,在更夫的敲锣吆喝下,不少百姓都知道了?”
“是呢,公子您是不知道,那更夫力气真不小,把一面铜锣敲得震天响。”
陆玄莞尔:“运气不错。”
本来的计划是派人把消息传开,再进行下一步行动,如今只要稍微推波助澜就够了。
来宝离开后,陆玄叫来一名面容平庸的手下安排一番。
手下点点头,悄然离去。
林啸那边听了仵作验尸后的禀报,安排人去顺天府衙请捕头来一趟。
顺天府衙的捕头名叫陈三,大清早听闻刑部的林大人找他,一头雾水问来人:“不知林大人找我何事?”
魔君大人別吃我
来人得过林啸吩咐,笑嘻嘻道:“小弟也不知道啊,大人说是请陈哥过去帮个小忙。”
陈三与林啸打过交道,知道这位林大人出身好、能力好,很得上峰器重,自然愿意卖个人情。
最強靈魂醫師 柳無之
等到了刑部衙门,发现走的路不对,陈三纳闷问:“老弟,这是去什么地方啊?”
来人避而不答,指着前边道:“我们大人在那呢。”
林啸迎过来,客气喊了声陈捕头。
“林大人找小的有什么事啊?”
“陈捕头随我来。”
林啸领着陈三进了停放静心尸体的地方,没给他准备就掀起了白布:“陈捕头看看认识么?”
一张黑青的脸映入眼帘,陈三失声道:“静心?她怎么会在这儿?”
得到确定的答案,林啸扬了扬眉梢。
陈三诧异望着他:“林大人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处理静心尸体的事是上峰交代下来,他吩咐两个手下去做的,为何静心的尸体出现在刑部?
“哦,一早上在衙门口发现的。”
林啸说得轻描淡写,陈三脸色大变:“怎么可能!”
“为何不可能?”林啸淡淡问。
陈三卡了壳。
林啸不准备装糊涂,直接道:“据我所知静心是梅花庵的尼僧,前些日子进了顺天府衙大牢,不知人是怎么死的?”
陈三面露挣扎,在那道锋锐逼人的目光注视下,压低声音道出内情:“人是昨天没的,就死在牢房里,我们大人盘问过没有查出动手的人……”
把大致情况说了,陈三顿了顿道:“林大人应该知道静心的身份有些敏感,要是她的死传扬开,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百姓还不知道如何揣测,所以只能压下来,尸体悄悄送到乱葬岗去。”
“乱葬岗?”
陈三笑笑:“犯人死了,一般的去向不都是那里么。”
林啸垂眸盯着静心的尸体陷入沉默。
这么说来,是有另一方人不愿静心的死被压下,特意放到了刑部衙门口——
他抬手摸了摸鼻尖,想到了陆玄。
虽然不该这么怀疑好友,可他觉得像是陆玄做出来的事。
那小子十分擅长坑他……
见林啸沉默,陈三提醒道:“林大人,静心的死查下去对谁都没好处。”
称霸娱乐圈的文豪 超级茶叶蛋
林啸回神,客套笑笑:“多谢陈捕头提醒。”
吩咐手下送走陈三,林啸抬脚去了清心茶馆。
“呦,是林大人。”来宝一见林啸,热情招呼。
“叫你们公子来一下,我在这儿等他。”
宇戰者 hcy
“行,您先坐着喝茶,小的这就去禀报。”
来宝动作麻利上了茶水,刚走到大堂门口就遇到了陆玄。
陆玄望一眼坐着喝茶的林啸,笑道:“林兄找我?”
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粉基地】领取!
林啸起身,拍拍陆玄肩头:“陆兄,咱们去楼上说。”
陆玄还没来得及回话,林啸就往二楼去了。
芝加哥1990 齊可休
见他走进雅室,陆玄嘴唇翕动。
这是他与冯橙喝茶的地方。
想想才坑了好友一把,陆玄默默把话咽下,只是多扫了林啸坐的椅子几眼。
林啸低头看看座椅,心头疑惑:不就是一把平平无奇的椅子,他还以为镶了金子。
“陆兄,今早的热闹听说了么?”
陆玄面不改色:“什么热闹?”
林啸气笑了:“我觉得冯尚书要是知道孙女与陆兄在一起了,会乐坏的。”
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
陆玄:“……”
这么好的朋友,这种威胁就过分了。
好在他不是真打算瞒着好友。
“是我跟着顺天府衙役去了乱葬岗,把静心尸体抬过去的。”
林啸敏锐抓住了关键字:“抬?”
陆玄一脸平静:“不然背过去么?”
林啸深深看陆玄一眼。
不知为何,他怀疑陆玄是和冯大姑娘一起抬的。
可理智告诉他不可能。
当然这个与案子无关,林啸默默把疑惑放下,问道:“陆兄是怎么想的?”
陆玄反问:“林兄相信吴王夜入梅花庵是与静心幽会吗?”
林啸垂眸啜了一口茶,淡淡道:“当时是信的,后来闹出梅花庵庵主取年少尼僧鲜血入药的事,就不信了。”
如果静心的事没有猫腻,陆玄也不会把她的尸体放到刑部衙门口。
林啸的回答令陆玄弯唇:“我主要是想让世人知道静心的死讯,至于谋害静心的凶手,能查出来固然好,查不出也不强求。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