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vhe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-第六章 暗藏-p0u3b


獵魔烹飪手冊
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
恶意!
带有恶意的目光一扫而过!
虽然只是在杰森的身上停留了一下,但是对于感知是常人十倍还多的杰森来说,即使是一瞬,他也察觉到了。
不动声色的,杰森瞟了一眼。
武馆大门开着。
门外,午后的人川流不息,一点都不比早晨少。
山城武馆街本身就是数一数二的繁华之地,酒楼、商铺等都不缺少。
一些闲散的人或者特意邀约的人,都会将此当做是首选地之一。
特别是年轻的情侣,更是这样。
听豆包说,武馆街的广场边,要新开一家电影院,是学习魔都那里的模式,很新颖。
虽然现在还没有开放,但是已经有不少人前来观看了。
即使被围栏挡着,但指指点点间,也有着热闹不是。
有了这样的前提,黄包车之类的,自然也就不缺了。
此刻,沐式武馆的大门外就停了三辆黄包车。
因为,没有客人的车夫,将黄包车顺成一列停在了路边,三人蹲在马路牙子上闲聊着。
一切看起来很正常。
假如没有之前其中一人恶意目光的话。
“是因为贾有才而来?”
杰森下意识的想着。
他才刚刚来到这个副本世界,除了‘陈家’外基本上没有仇人。
而如果是‘陈家’报仇的话,也不会遮遮掩掩的。
当然了,前提是‘陈家’得确认他是干掉了陈铜的人才行。
对于自己的‘潜行’能力,杰森是相当自信的。
更何况,杀人者是面具人,是‘沐白’,和他杰森有什么关系?
至于是彭、张、李、赵四位武馆馆主?
除去被他打死的彭梁外。
剩下的三位大概率是被牵连进来的,或许他闯入武馆街,立起了武馆伤害了三人的利益,但是三人应该没有起杀心,更没有和陈铜合作。
不然的话,今天他就不会只见到彭梁一个。
大宋权相 吴老狼
死得也就不是彭梁一个了。
“这飞贼比想象中的势力要大啊。”
杰森心底感叹着,却没有觉得奇怪。
按照刚刚贾有才的描述,这‘飞贼’除去实力强大外,势力也应该相当的强大。
不然的话,不可能布下陷阱,将所谓的山城东南西北四位总捕头和那十几个好手干掉。
熟悉山城的街道,还有什么人比黄包车夫熟悉?
而身为‘飞贼’的探哨,还有什么是比黄包车夫更不引人注意?
想象一下,谁会没有事,去注意一个拉着黄包车走在山城的大街小巷的车夫?
就算是在偏僻的地方看到了,最多也就是想一句这车夫生意不错,竟然跑到了这里,要是幸灾乐祸的话,则会想这车夫真倒霉哦,跑到这里得空车回去了。
最多就算这样了。
再多?
不会有了。
“沐爷,我先和弟兄们回去歇的,大家这两天担惊受怕实在是太累了。”
“不过现在好了,有了您这根定海神针,一定没问题。”
“我就在大人那等候您的大驾光临了。”
就在杰森思考的时候,贾有才告辞了。
身为捕头的贾有才或许实力一般般,但是眼力价儿可是一等一的。
他看得出自己不受待见。
杰森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态度冷漠。
豆包?
现在看着他还是咬牙切齿的。
好在杰森答应了。
对此,贾有才很放心。
武者重诺,一旦答应了,那就是舍了命也要办到。
所以,他不打算在这里碍眼了。
“嗯。”
杰森点了一下头,算是回应了。
贾有才领着一帮下属拱手回礼后,一群人径直离开了武馆。
贾有才走了。
但是,武馆门前的三个黄包车却没动,黄包车车夫也还蹲在那里闲聊着。
嗯?
杰森一眯眼。
“为了保险起见,分开监视吗?”
“每个路段都有不同的人监视?”
杰森眯起的眼中,泛起了一抹精光。
假如真的是这样,那这帮飞贼的实力和图谋就要重新估计了。
在一个城市里,有那么几个探哨不可怕。
可怕的是在这个城市里随时随地都有探哨。
囧男囧狗遇鬼記
恐怕在山城,就算是官府都做不到这样的程度。
看看贾有才等人的样子就知道了。
欺软怕硬、偷奸耍滑早已经烙印在骨子里了。
想要真正的办事干活?
根本不可能。
甚至,杰森可以肯定,假如今天他没有答应贾有才的邀约,那么贾有才大概率下午就会‘生病’,还是‘一病不起’的那种。
而且,绝对不是贾有才一个。
刚刚跟在贾有才身后的,还有那些素未谋面的,大概都会这样。
与之相反的是这些‘飞贼’。
布置周密,实力强大。
而且——
“在山城各处都有探哨的话,这些‘飞贼’想要……”
“造反?!”
杰森很自然的得出了这个答案。
“帝国早已衰落,嘿。”
杰森想着【背景】,心底冷笑了一声。
天下大势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
早已是一种循环接替的模样。
随着新兴势力的产生,必然会有崛起、兴盛、衰落这一过程。
亦或者其中夹杂一次中兴,但是之后的衰落必然会出现。
这是所谓的‘天理’。
更是……
人理!
人这种生物,太过矛盾了。
既有高洁,也有堕落。
可以称之为英雄,但也有着屠夫。
既有清心寡欲,也有贪婪无尽。
可以称之为圣贤,但也有着魔鬼。
而时间就是最好的‘调味剂’,它可以让英雄堕落,也可以让清心寡欲的人,变得贪得无厌,甚至,干脆就变得一体两面。
一个人的改变是悄然无声的。
但一群人呢?
尤其是当这群人身处高位呢?
龙蛇并起,群雄逐鹿。
不过,这不关他的事。
他就是一个‘流浪的美食家’罢了。
吃吃喝喝才是他人生的真谛。
管那些人干什么?
只要不妨碍他吃饭就好。
如果妨碍他?
不让他好好吃饭的,他就让对方一辈子都不用吃饭了。
咕。
一想到吃饭,杰森的肚子就忍不住的叫了起来。
“豆包,多会开饭啊?”
杰森扭过头问道。
从杰森答应贾有才后,豆包就一脸的焦急、担忧。
她是真怕杰森出事。
贾有才也说了,那么多人准备齐全都出了事。
鬼夫在身後
万一自家馆主有个三长两短的……
完全沉浸在自己想法里的豆包六神无主的。
直到这个时候杰森开口,才回过了神。
“中午不是刚刚吃过?”
下意识的,豆包问道。
“我又饿了。”
“中午有剩饭没?”
“我垫点儿。”
杰森笑着说道。
“中午剩没剩饭,馆主你不知道?”
豆包噘着嘴说道。
她明明已经做了那么多了,怎么还不够?
十个人都吃不了那么多。
这一次,她一定不会失败了。
毕竟,这才离午饭过去多久?
馆主就算饿了,也一定是吃点就饱了。
带着这样的想法,豆包转身就向着后院走去了,不过,在走向后院的时候,豆包看着那些因为贾有才出现而有些懈怠的学徒,大声喊道:“收心,继续练。”
在看到学徒们一个个缩了缩脖子,又一次专心练起来后,豆包这才满意的走向了后院。
学徒们随着豆包的离去,并没有放松。
杰森还在。
今天早上撵走了那两个学徒的余威还在。
这些学徒面对着身材高大魁梧、不苟言笑的杰森,内心是敬畏的。
当即就越发认真了。
他们可不想被撵出去。
真要发生了这事儿,虽然不是一辈子都毁了,但也是境遇难堪。
学徒们认真了。
神醫廢材妃小姐太逆天 濘雪溪
门外那个以恶意目光盯着武馆的车夫也认真了。
对方看似蹲得腿麻了,站起来抖动着腿。
但是,双眼却一直盯着豆包。
“为豆包而来?”
杰森满心诧异。
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。
豆包隐藏了什么秘密?
杰森想着,就摇了摇头。
来到眼前的副本世界后,豆包是和他接触最多的人,身上没有任何的饱食度,气息也平常,拳脚也平常,就是一个逃荒的小姑娘。
除了做饭的手艺还行外。
就没有其它了。
长相?
杰森没太注意。
但应该还行。
起码,不会影响到他的胃口。
这样的小姑娘会因为什么被人恶意的盯上?
“因为长相?”
“有大人物看上豆包了?”
“还是……”
杰森想着就背过了身子,眼中的目光一下子就冷冽起来。
有人找他厨子的麻烦,显然是不想让他好好吃饭了。
这样的人,还有什么必要留在人间。
更何况如果真的是他猜测的那两种人……
那才是真的该千刀万剐!
想着,杰森想着大厅中,再行一步,身影就融入了阴影之中。
大厅外,九个打拳的学徒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……
“一会儿收车来两手?”
一旁的车夫问着黄四。
尖嘴猴腮的黄四听着,手指头就不由自主的搓擦起来。
他手痒痒。
但就算是这样,黄四也摆了摆手。
“不了,不了。”
“今儿有事。”
“赶明儿再说。”
说着,黄四拉起黄包车就向远处跑去。
等到黄四跑远了,那个从没有开口的车夫就嘀咕起来。
“黄四这家伙嗜赌如命的,今儿个怎么转性了?”
“谁知道呢?”
“也许是准备戒了?”
之前的车夫说完,自己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黄四戒赌?
还不如指望太阳从西边出来了。
为了赌能把自己婆娘卖了的人,你指望他戒赌?
开玩笑。
伊人淺笑醉雲州
另外一个车夫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接着,两人就再次闲聊起来。
至于黄四?
本来就是个谈资,偶尔玩玩牌。
再多?
没有了。
而黄四却是不自知,他认为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大人物了。
那位已经答应他,只要他能够再带去一个‘尖斗’,就让他入帮。
“已经送过去两个了。”
“还有一个,这事儿就成了。”
“那位爷儿的要求也太高了。”
“幸好又让我碰到了一个。”
“不过,蒙汗药不多了,得去再问那位爷儿要点,那豆包拳脚厉害,得多下药才行。”
黄四心底想着,忍不住的得意一笑。
他是黄包车夫,谁也不注意他,谁也不警惕他,只要是遇到了合适的‘尖斗’,从那位爷儿手里得到的蒙汗药一捂,事就成了。
一开始,他还心惊胆战的。
但是,一回生二回熟。
再加上那位的赏钱,他可是巴不得多干两次。
只是那位的要求高,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看得上的。
至少盘得亮,条得正才行。
那些下里巴人里不是没这样的,是太少了。
那些达官贵人里倒是有,但是他惹不起。
官太太们失踪一个,那可是泼天的大祸。
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那位都不一定能够扛得住。
不过,豆包这样的应该没事。
虽然是武馆里的人,但也就是个下人。
那位馆主应该不怎么在意的。
就算是追查起来,有那位爷儿给他撑腰,也能够遮掩过去。
黄四想着就再次笑了起来。
常年混迹在赌档,每天拉车接触的三教九流多了,黄四早就变成了那种滚刀肉、老油条,底线也是跟着一次一次的被拉低。
或者说,早就没了人性。
剩下的?
只有自私自利的贪婪。
现在,他一门心思的想要更近一步。
至于豆包会怎么样?
他才不会理会。
拉着黄包车,黄四走街串巷。
很快的,黄包车就停在了一个巷子口。
调转车头,黄四就进了巷子。
巷子内没有多余的人家,就一户人家。
漆黑的大门,一层石阶,门口放着一个门墩。
大门紧锁,但是院子里的高墙上却猫着一个人。
只要是从巷子前走过,就没有人能够逃过这个人的注视。
黄四也不例外。
不过,这人却是不慌不忙的冲着下面一挥手。
没等黄四敲门,门就开了。
黄四是他们的老熟人了。
还干了不止一次,称得上是半个自己人。
“黄四,你这来得真勤。”
“比我还勤快,要不以后你来守门得了。”
开门的人,是个一脸横肉的胖子,打趣着黄四。
“爷儿,我哪有这本事,给您打打下手就满足了。”
黄四立刻一躬身道。
这可不是恭维。
他可是亲眼看到这位一拳下去,打碎了一块青砖。
那本事比那些武馆的馆主都厉害。
也正因为这样,他才敢对武馆下手。
这样想着,黄四就准备再溜须拍马一番,可是话语还没有出口,他就觉得脸上、头上一热。
下意识的,抬手一抹。
绝色医女的贴身相师
猩红一片。
血!
黄四全身一颤,抬起头就看到那满脸横肉的胖子,正瞪大眼睛看着身后。
本能的,黄四就要转身——
噗!
一截刀刃,穿胸而出。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