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op8b精华都市言情 《無限之命運改寫》-第一千五百零七章:異變熱推-und96


無限之命運改寫
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
“哧哧!!”
这是两道血肉分离的声音,是剑刃将肢体切断才能发出的声音。
诺羽的古剑和蕾莎琳的巨剑,分别斩断了泰玛特的双臂。而无声无形中,米内特出现在了泰玛特的身后。随后在下一秒,穿透了这位暗黑骑士的身躯,将短刀上的血迹甩开。
影舞者:瞬杀。
“奥兹玛….大人…….”
泰玛特的动作停止,头盔下轻轻呢喃出这五个字后,剩下的躯干化为四个部分缓缓分开,随后一起化为了灰烟消失。
象征着绝望的暗黑骑士,成功被成功的讨伐。
“泰玛特!!”
贝利亚斯怒吼着将漆黑巨剑从地面拔出,但才刚拔到一半,一只脚便狠狠的跺在了巨剑的低端,将其重新踹进地面的同时,从剑柄传来的震动感和冲击让他控制不住的后退好几步。
魔改技能:战争践踏!
“过去陪他吧。”
衣袖下的肌肉微微隆起,以腰为轴,将全身的力量会聚在了右臂之上。几圈音爆环绕着狠狠轰出的拳头,直接命中了贝利亚斯的胸膛正中央。
要知道,此时的他已经受到了诺羽的斩铁式消弱了不知道多少层防御力。或许在全盛的时期,哪怕是武狂强拳都无法完全破开贝利亚斯的防御。可此时,武狂强拳却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渗透劲在击穿了敌人那变态的护甲之后,将所有的拳劲全部输入到了贝利亚斯高大的身体当中。破魔拳劲和震动力,如同蝗虫过境一般将他体内的一切侵蚀干净。
“……….”
再次倒退了好几步,但此时的倒退已经和之前的倒退完全不同。每一步,都能看出这名毁灭骑士的虚弱。终于,贝利亚斯单膝跪倒在地。
他还有着好多招式没有施展出来,但要是施展出来的话,结局会不一样吗?
贝利亚斯不知道,可输就是输,找借口只会显得自己的无力和可笑。对方是正面打败自己的,这点对他来说就足够了。
“拳头,够劲……”
“呼…..”缓缓吐出一口浊气,谢铭甩了甩手:“你也的确够硬。”
听到谢铭的回复,贝利亚斯咧嘴一笑,随后躯体也和泰玛特一样,化为了灰烟消散在空气当中。
三面夏娃
他不笑还好,这一笑让谢铭鸡皮疙瘩都有些起来了。
无论实力有多么的强大,兄贵模样的角色一笑总是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魔力。只能说,现代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看太多了。
将脑袋内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赶了出去,谢铭看向自己的队友们。
“走吧,接下来,该见正主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泰玛特、贝利亚斯居然都被干掉了……”
黑色大地的中心位置,全身缠绕着漆黑混沌气息的男人,喃喃的说道。
手臂和肩膀上长着锋利的尖刺,胸膛上的紫粉色魔纹呈对称的形态向着双臂上蔓延。四根象征着他身份的黑色大角,两根如同头盔一样紧贴着头颅,另外两根则是向着脑袋两边蜿蜒。
足有十多厘米长的耳朵和粉紫色的眼睛,让男人看起来有些怪异,但英俊的面容却让这份怪异变为了邪魅。
对于自己两个部下阵亡,男人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。只是淡淡的将目光看向了坐在十字架闭目养神的棕发少年,嘴角微微勾起。
“米歇尔,人类可是准备来杀我了哦。你,准备怎么办?”
“……”
身着白色圣职装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,清澈的蓝色眼眸仿佛携带着点点金色光粒。将脑袋上带着的白色金边连衣帽脱下,从十字架上跳了下去。
目光,看向了谢铭等人的方向。
像是察觉到一般,谢铭也将目光看向了米歇尔的方向。淡蓝色的漆黑的眼眸,仿佛在此刻隔着上千米对视在了一起。
“没有杀意….但是目的,却是我们两人….我们两人?“
下意识的撇了下在一旁看戏的奥兹玛,米歇尔沉吟了几秒后,便重新坐回到银色的十字架上。
“嚯~?怎么,不打算保护我了?”
看到米歇尔的动作,奥兹玛恶意的嘲讽了起来。特别是在说出‘保护’两个字的时候,语气中的讽刺感连米歇尔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不过,他还是没有搭理这个被复仇之心束缚了几百年的男人。双手合十撑着下巴,心中默默的想道。
“来找我和奥兹玛的….也就是说,外界也有人注意到事情的不对劲了吗?”
“呵…既然你不打算出手,那我就去玩玩了。”
“叮!!!”
神圣的十字墙壁,挡在了准备行动的奥兹玛面前。米歇尔平静的说道:“有我在这里,不会让你去伤害任何人。也不会让任何人,来杀害你。”
“啧!”
不爽的咂了下嘴,奥兹玛重新坐回了自己身后的漆黑王座上。
朝夕間花散盡
“行!行!!那我们就在这里,老老实实的等着那群人类过来就是!”
“让你们久等,我们还是有点不太好意思的。”
突如起来的空间波动,将两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。谢铭的声音,也在同时传入到他们的耳中。
“米歇尔大人,您过来在这里!!”
农家女皇商 清风长吟
“圣骑士….这股气息….米兰的后代吗?”
米歇尔看着叫出自己名字的红发少女,轻声问道。
“是!圣骑士欧贝斯·罗什巴赫,见过米歇尔大人!”
“看样子,外面的圣职者教会应该发展的还不错…….”米歇尔朝着欧贝斯点了点头,一一扫过来者后,将目光看向了站在众人最前方的谢铭身上。
奥兹玛也扶着脑袋,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帮人类。
“异次元封印,应该还没有被打破吧。你们,是怎么进来的?”
“用了不会惊动封印主人的方法进来的。”
谢铭平静的说道:“第十一使徒奥兹玛,第十使徒米歇尔。我们这次,是专门为了你们而来。”
“希望你们帮助我们,一起对抗来自魔界的第二使徒,赫尔德的阴谋。”
“………”
一卡在手 霞飞双颊
“哈!哈哈哈哈哈!!!杰作!真是杰作啊!”
最佳情侶
米歇尔沉默,奥兹玛则是拍着手大笑起来:“没想到我还能遇见这种事情。人类,居然来找鬼神,而且来找想要毁灭人类的鬼神,一起来对抗阴谋!?”
“你还是不要笑那么早比较好。”
对于奥兹玛的嘲笑,谢铭淡淡的说道:“奥兹玛,你真以为,你和卡赞的死,单纯是因为佩鲁斯帝国皇帝的昏庸无德吗?”
“!!!!!!”
“还有,当初那个将你和这片黑色大地一起封印起来的人,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印象吗?”
“人类!你知道些什么!!?”
自己和卡赞的遭遇可以说是奥兹玛最不能触碰的逆鳞和痛楚,此时谢铭毫无顾忌的揭开这道伤疤,已经让奥兹玛燃起了熊熊的怒焰。
甚至让一旁的米歇尔,都握住了银色十字架。
“艾丽丝这个名字,不知道你这个曾经的帝国大魔法师,可否听说过?”
“艾丽丝…..艾丽丝·颂运者!?”
“没错。”
谢铭平静的说道:“她,或者说她背后的人。可以说是这几百年来,阿拉德大陆发生的所有大悲剧和大惨案的罪魁祸首。”
“而她的背后所站着的人,便是赫尔德。第二使徒,赫尔德。”
“详细说说吧。”
米歇尔看了眼握紧拳头的奥兹玛,平静的说道。
“我想,这应该和我感觉到的某种担忧,应该有着不少关系,对吧。”
“是的。”
从空间布袋中取出一把椅子放在身后,谢铭看着眼前这两名使徒:“我就从你们的特殊的身份,开始说起吧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使徒、卡赞和奥兹玛的悲剧、赫尔德的阴谋…..种种事情,让米歇尔身上的神圣气息都有些不稳定起来。更不要提奥兹玛,此时就像是一个即将爆发的火山。
对于谢铭的讲述,米歇尔自然是没有任何怀疑。一来,他相信人类。二来,谢铭的叙述完全符合了他的预感,解答了他忧虑的原因。
但奥兹玛可就没那么好搞定了,已经完全对人类绝望的他,怎么可能轻易相信谢铭的话语。
“故事编的很齐全,那么,证据呢?”
“证据,你想要什么证据?”谢铭平静的问道:“身为使徒的你,应该早有着很多预感。不能对米歇尔下杀手,脑袋内总会突然出现一些极为细碎的记忆。”
“以及你这死而复生的力量。”
“你到底是想要证据,还是想要骗自己,给自己一个借口。要是我拿不出证据,就说明我说的一切都是谎言。从而让自己所做的这一切,不再是那么的可悲又可笑。”
“闭嘴!!”
“还是不要太刺激他比较好,谢铭。”
米歇尔平静的说道:“若是照你所说,使徒的力量是必须的。那么,我们就需要他的力量。”
“是的,需要,而不是必要。”
“……..”
谢铭的提示,让米歇尔微微一愣。
“使徒的力量是强大的,但不是无敌的。不然,赫尔德也不会费尽心思将使徒们送到阿拉德大陆。因为赫尔德也明白,人类拥有着杀死使徒的力量和希望。”
“我需要你们的力量,并不是需要你们去帮我挡住其他使徒。因为,你们太弱。仅仅是第四使徒卡西利亚斯,就足够将你们给全部压制住。”
“我需要你们,是需要你们用命去给我挡刀的。是需要你们活着,不要去死,不要让赫尔德的计划得逞。”
谢铭冷冷的看向了奥兹玛:“搞清楚状况,你这个蠢货。我现在来找你,是给予你向真正的仇敌进行复仇的机会。不要把尊卑顺序给搞错了。是我,给予你。而不是我,在请求你。”
“你真的以为自己有着这份力量,就很强大了?”
“……….”
看着谢铭那此时已经完全变为虹色的瞳孔,奥兹玛感到自己体内的那些魔力就像是完全停滞一样,根本无法运转。
“我需要证据…..”
同样的话语,但却是不同的语气。此时的奥兹玛,此时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者:“艾丽丝和赫尔德的联系,其他的使徒,什么都行….”
“不见黄河不落泪。”
从空间布袋中取出了阿波菲斯,唤醒了内部希洛克的意识。
“你,自己去问她吧。”
我在动漫里捡尸体
“两个使徒….阿拉德大陆的使徒吗?”
希洛克迷迷糊糊的声音出现在谢铭的脑袋内:“你这家伙的效率,还真是高啊。”
“毕竟时间不等人啊,希洛克你不也想,尽早的向赫尔德报仇吗?”
“也是。”
这位女王也只是随口吐槽一下,对付赫尔德需要汇集多大的力量,没有人比她更加明白。而她的话语,让奥兹玛的救命稻草,沉了下去。
“艾丽丝….赫尔德……艾丽丝…..赫尔德…..”
重复着这两个名字,奥兹玛死死握紧了拳头。锋利的指甲,深深刺入到了皮肤之内。暗紫色的鲜血,不断融入到黑色的地面。
“难不成,卡赞他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,所以才没有和我一起……”
“这鬼知道啊,你自己去问他去。”
不过这么想想的话,的确是挺有可能的。虽然卡赞的诅咒所带来的鬼手让不少人陷入到痛苦当中,但不可否认,鬼手的确让阿拉德大陆出现了鬼剑士这么一个剑士职业的分支。
而鬼剑士们所拥有的力量,的确拉高了不少阿拉德大陆的整体实力。
或许卡赞在临死前,真有可能知道了一些事情真相也说不定。
将阿波菲斯重新挂载了腰间,谢铭冷冷的说道:“这下,你,满意了?”
“那么,我便说明一下我的计划吧。首先,肯定是不能让你们一直呆在这被敌人封印的空间当中。我会以我们进来的方式,把你们移动到阿拉德大陆一个名叫绝望之塔的地方。”
“而在我做好准备通知你们之前,你们就乖乖的呆在……”
“奥兹玛大人!!”
突然,斑斓的天空出现了一道裂缝,一道女人的声音伴随着黑影向这里冲来:“人类,休想伤害奥兹玛大人!!”
“阿斯特罗斯?”
“阿斯特罗斯!?”
听到奥兹玛口中说出的名字,谢铭微微一愣。‘恐惧’之暗黑骑士,一直在被尼尔巴斯追杀着的女人。
等等,她从空间裂缝中重新回到这里,也就说….
超兽武装之使命再现
—————
“阿斯特…罗斯!!!!”
深深蕴含着仇恨的怒吼之声从裂缝中传来,随后两只漆黑的魔爪,缓缓的将裂缝扒开,露出了外面那漆黑的身影。
那是恶魔,是宁愿堕落为恶魔也要将伪装者赶尽杀绝的身影。是名为复仇者职业的觉醒变身。
是,末日审判者!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